《邯郸记》出乎意料?那是因为编剧到导演都……任性!

2019-09-25 10:59  来自: 未知

《邯郸记》几经复演人气依旧不减,每次演出都能带给观众惊喜。

都说《邯郸记》出乎意料,王筱頔导演在回答观众提问时就对《邯郸记》有一个概括性的总结:这是一次相对成功的探索性尝试。

这个“探索性尝试”,从最初的文本开始,也许就是需要有一群“不按规矩办事”的,“不按常理出牌”的天真爱做梦的人来操持。

不信你看,从编剧老师到导演……都是“爱怎么来就怎么来”的人……任性!

1 :起初听到想创排话剧版的《邯郸记》,尤其是想请您来操刀剧本创作的时候,您有什么感受?

 余青峰:是季乔老师牵的线,向王筱頔导演推荐我,还把我和屈曌洁创作的一个戏曲剧本《林则徐与王鼎》给王导看。

据说,王导粗略翻阅了剧本,觉得文学功底不错,《邯郸记》就应该找这样的编剧。这是前史。

后来,季乔老师给我打电话,问我给广话写一出话剧《邯郸记》,有没有兴趣?我很纳闷,《邯郸记》弄一个话剧,这不是找骂吗?

汤显祖的作品,我以为,《邯郸记》是最好的,虽然影响力不及《牡丹亭》,但在人性解析、思想深度、文学价值上都远远超过《牡丹亭》。

电话里,我并没有一下子答应季乔老师,只说,容我再读几遍《邯郸记》原著,再回复您。

啃了几天书,我问我爱人屈曌洁,话剧版《邯郸记》能写吗?

小洁说,为什么不能写?你写了二十多年的戏曲剧本,换换口味,调剂一下,也许能找到创作的新鲜感。

这就促成了我和小洁的广州之行,第一次见到王筱頔导演。

说实话,老早就想与王筱頔导演合作。

第一次见面,并没有深入交流创作的方向,只是三言两语的闲聊。喝茶的喝茶,喝咖啡的喝咖啡,很轻松,很闲适,天南海北,扯到哪儿是哪儿。恰恰是这样的闲聊,让我第一次觉得创作没有负担。

原先的创作生涯,从选题,到初稿,到五稿六稿七稿八稿,再到首演,无时不论证,无处不研讨,真的很苦逼。

王筱頔导演说,你爱怎么写,就怎么写。冲着这句话,我和屈曌洁愉快地接受了创作邀约。

2 :《邯郸记》以及汤显祖的很多作品其实是在戏曲领域演出的比较多,话剧版的非常少;

话剧版《邯郸记》最大的不同或特色是什么?

创作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比较困难的地方?

余青峰:话剧版《邯郸记》,我很赞同王筱頔导演提出的“词剧”概念。

词剧,绝不是个噱头,而是对汤显祖的一次礼敬,也是有现代意味的一次探索。

再者,莎士比亚是诗剧,汤显祖是词剧,东西方两个大家,在他们逝世400年后,诗词合璧,堪称佳话。

一开始的创作,我们也曾走入纯话剧模式的误区,对于“词剧”的理解不够深入。

与王导几番碰撞下来,在话剧版《邯郸记》中注入了或者说找回了戏曲样式的东西。

戏曲的特点是无声不歌,无动不舞,是传统文化的精髓。

写汤显祖的《邯郸记》,写卢生,尽管是话剧版,我们没有背叛,而是敬畏。

话剧版的《邯郸记》,我们不是骑在巨人的背上胡作非为,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且歌且舞。

很多原著中的唱词,不是我们不忍心去“动”,而是根本就动不了,不能动。

字字珠玑,不是你想动就能动的。这个基调把握好了,才能动笔写这个话剧版。

话剧版《邯郸记》,与其说是解构经典,不如说是回望经典。

是我们当代的剧作家,透过历史的烟雾和人生的梦境,回望明代的汤显祖,如何倾其一生之心力和感喟,写出了《邯郸记》这样一部扛鼎之作,黄粱一梦梦醒难,欲度他人先自度。



产品展示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bestqz.com. 圈子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