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林则徐》 “英雄”的背后,是几封书信的复杂心绪……

2019-12-27 11:35  来自: 未知

  1841年初,已被罢职在家的林则徐在广州目睹了英国侵略者发动的这场战争

  留下了一件珍贵的信件,今天读来仍然十分生动和深刻。

 

  在赋闲在家时他听闻钦差大臣琦善到达广州,作为清王朝的全权代表来处理鸦片战争问题,他是助长了顽固派的气焰。

  对此,林则徐比喻为:“譬如治气血大亏之症,正在用药扶持中间,忽被医用了泻药剂,……此真为可痛哭者也。”

  对于关于鸦片问题之谈判,林则徐在信中已预料:“看来和议不成,仍须动干戈。”

 

  只是这些预想与思考终究随着卸职远走新疆化为须有。

 

  让我们把历史的维度向前拉伸,在林则徐的人生中有这么一个人扮演者重要的角色,既是林则徐的同门知己沈廷槐,两人同受业于老师郑光策门下。

  后来,沈廷槐成为林则徐幕僚,直到沈母去世,回闽丁忧。林则徐与沈廷槐分开后,依旧经常有书信往来。

  也正因这些往来信札,我们今天才得以更加清晰的了解历史那厚重的一页。

林则徐致沈廷槐手书信札部分内页

  信札内容

  此间夷务非数行所能罄。谅舟儿述及亦可得其梗概。现已特奉谕旨。专断英夷贸易。无如伊总不肯舍去驱逐二字。非可空言未知。

 

  此时,林则徐受命钦差大臣,入广州查处禁烟,已经感觉到困难重重,在他与挚友沈廷槐的信件交流中,“驱逐”二字足以感受到他势必斗争到底的决心。

林则徐致沈廷槐手书信札部分内页

  信札内容

  东西南北之人。真如萍梗。即进京复命亦是累上添累之事。贱体愈惫。难免自抱隐忧也。

 

  风雨飘摇的林则徐常年奔波,舟车劳顿,身体早已经是心力憔悴。

林则徐致沈廷槐手书信札部分内页

  信札内容

  惟戎务倥偬未即答。为粤事败坏在议和之后。中外自有公言。所可叹者。火既燎原。军皆披縻。

  弟虽马革裹尸之志。尤格于行。所募福勇千夫。不耗公家饷。但自添一种疮疾耳。言之尤为感愤。

 

  由于林则徐在广州的严密防守,英军的进攻未能得逞。英军受阻后沿海岸北上,攻占定海,次月抵达天津大沽口,威胁北京。

  这时,道光帝惊慌失措,急令直隶总督琦善前去“议和”。此时的林则徐,作为“替罪羊”,已被革职,却空怀报国之志,只能自己出资征募兵丁,加强海防事宜。

林则徐致沈廷槐手书信札部分内页

  信札内容

  昨于闰月望前钦奉恩旨。赏给四品卿衔。迅即驰驿赴浙俟旨。虽未指明何事而为定海防夷计固已可想而知。

  自维负疚之躬。仰荷圣慈再造复何敢辞。惟未念彼处。

  此时布置如何。尚有多少夷船游窥伺弥萦驰。

 

  虽然林则徐被贬为四品卿衔,赶赴浙江镇海听候谕旨。可是,他内心记挂着的依旧是英军的虎视眈眈,以及朝廷的兵力部署。

  行笔至此,一位忧国忧民的民族英雄已经跃然于纸。

 

  在话剧《林则徐》中,这几封书信背后的历史被隐匿进了舞台上演绎的故事里,尤其是书信里提及的另一关键人物——琦善,也将在话剧《林则徐》中与林大人有着非常重要的交锋对手戏!

▲《林则徐》剧照

  摄影:王小京

  更值得期待的是,广州的亲们对这位“琦善”大人并不陌生,他就是曾在广话的名著大戏《邯郸记》中饰演“清远道人”的关栋天老师!

  关栋天老师和濮存昕老师上演“对决交锋”,这般神演技的舞台功力对手戏,想想就激动!

  更别说还有徐帆、洪涛、郭达等几位神演技的艺术家同台!

  2020年1月15日、16日广州大剧院,亲们,虽然听说票已近售罄了,但是小编还是真心实意的要吆喝一声:“神级”大戏,必须看!



产品展示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bestqz.com. 圈子网 版权所有